<acronym id="sm2to"><pre id="sm2to"><dd id="sm2to"></dd></pre></acronym>
<label id="sm2to"></label>
<output id="sm2to"><pre id="sm2to"></pre></output>

<listing id="sm2to"></listing>
  • <meter id="sm2to"><u id="sm2to"></u></meter>

    1. <tt id="sm2to"><button id="sm2to"><small id="sm2to"></small></button></tt><menu id="sm2to"></menu>
      1. <nav id="sm2to"></nav><var id="sm2to"><rt id="sm2to"></rt></var>
        <listing id="sm2to"><object id="sm2to"></object></listing>
        <code id="sm2to"><ol id="sm2to"></ol></code><nav id="sm2to"></nav>
          您好,歡迎來到濱嶼移民!

          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

          郭鶴年是誰?初聽,并不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可是,當我們翻閱他沉甸甸的人生履歷,就會感到,他的名字該是何等的如雷貫耳——馬來西亞最杰出的企業家,世界著名的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的創始人,嘉里集團董事長……2016年2月,他以100億美元的身家,第11次蟬聯亞洲版《福布斯》馬來西亞富豪榜榜首。只是由于過于低調,在許多記者眼里,他更像一位隱者,數十年來公開接受過的采訪只有兩次。 在多次與嘉里集團約訪無果的情況下,我們開始了這次特殊的尋訪。

            家鄉在新山

            有人說,郭鶴年近年來常回大馬新山。這里是馬來西亞的第二大城市、柔佛州的首府,也是郭鶴年的家鄉。

            早在1909年,郭鶴年的父親郭欽鑒從中國福州來到新山,在兄長開辦的專營大米、大豆和糖類生意的東升公司打工,并由此步入商界。由于郭父的努力,在二戰后的短短幾年里,郭氏家族企業迅速壯大,成為柔佛州乃至整個馬來西亞著名的富豪家族。

            14年后的1923年10月6日,郭鶴年降生在這個名聲顯赫的富豪之家。他的少年時光乃至青年時代都是在新山度過的。在這里,兄弟排行老三的他和兩個哥哥先后就讀于馬來西亞極負盛名的學校——新山英文書院,而后又進入當地著名的華文學校寬柔中學學習了一年。也就是這一階段的語言學習,培養了他良好的英文基礎和華語溝通能力,更讓他和不少日后的馬來西亞政界要人成為好友。對這段時光,郭鶴年始終念念不忘,若干年后他曾說 :“一個人如果能夠改善他的溝通技巧,那么這個世界就會更加接近他。”甚至在許多時候,帶著對新山求學歲月的感激,他會不經意地向人們提到新山,提到英文書院和寬柔中學,這里,有他青春韶華的太多回憶。

            一晃兒幾年過去了,在父親的支持下,從新加坡萊佛士學院畢業的郭鶴年決定自主創業。1947年,年僅24歲的他以3萬多美元起家,在新加坡成立了力克務公司,經營商務、船務經紀、雜貨業等。1948年,郭鶴年的父親郭欽鑒去世。在母親鄭格如的建議下,郭家第二代把家族資產聯合起來,于一年后組建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25歲的郭鶴年被推舉為董事主席,開始領航郭氏企業這艘商業巨輪。


            低調、優雅、樸實,是外界對郭鶴年的一致評價

            郭鶴年很快便顯露出過人的眼界。當時馬來西亞沒有一家煉糖廠,通過本地市場調查和到國外考察,郭鶴年發現了這塊巨大的商業蛋糕。想到就做,這是郭鶴年的性格。他配合馬來亞聯邦土地發展局在靠近檳榔嶼的北海,創立了馬來西亞第一所煉糖廠——馬來西亞制糖公司。

            時值20世紀50年代末,郭鶴年孤注一擲,將郭氏家族全部資金投入到煉糖業。到上世紀70年代初,郭氏企業成功控制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80%的糖業市場,并通過與印尼首富林紹良合作,將業務擴展到印尼。鼎盛時期,郭氏企業控制了國際市場上每年食糖貿易總量的1/10。1976年,郭鶴年發動了一場倒置收購行動,將玻璃市種植變為郭氏的商業艦隊,馬來西亞糖廠成為玻璃市種植的子公司。

            糖業上取得的巨大成功,為郭氏企業積淀了厚重的商業底氣。一位長期從事郭鶴年商道研究的華裔學者在一篇文章中分析說,郭鶴年是個運籌帷幄的商人,他看似不精于侃談,這恰恰是他商道里的大成之道。他遇事果敢,深謀遠慮,說得少、做的多,是個執行力很強的企業家。

            正如這位學者所言,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里,具有超強執行力的郭鶴年利用在糖業上積累的資本,以“水銀瀉地,無孔不入”之勢多元化發展,分散投資種植業、銀行業、地產業、航運業、保險業、酒店業等領域。從白糖、酒店、房地產、船務、礦產、保險、銀行、傳媒到糧油,日積月累,后積薄發,郭鶴年不但建立起龐大的商業王國,更讓這個王國持續向上。

            “在商界,他從不張狂,看似沉默不語,卻往往在整個布局完成后讓人恍然大悟,當別人舉手稱道時,市場先機已逝。”他當年在新山生活和創業的事業伙伴及至后輩企業家,都一致這么認為。在他們看來,郭鶴年是個無法超越的人。這種無法超越不單單是物質財富的多少,還包括了一個企業家精神層面的富有。

            但在郭鶴年看來,自己和家族取得的巨大成功,是父親郭欽鑒早年身體力行的結果。“父親是一位商人,諸如商業道德、誠實、一言九鼎等,是他經常提到的詞匯,這些都對我們有潛移默化的影響。”郭鶴年曾在一次演說中如是說。

            的確,家族企業的品質傳承,郭氏企業是個典范。許多新山商界元老十分認同郭鶴年的觀點,直到現在,在新山市惹蘭亞相還有一條街叫“郭欽鑒路”呢。甚至在許多老一輩新山人心里,郭鶴年還住在新山,因為這里是他生命的根。

            

            2012年12月,郭鶴年榮獲中國中央電視臺 年度經濟人物“終身成就獎”

            獅城舞彩練

            有人說,郭鶴年一直住在新加坡。這種說法也不是空穴來風,因為他人生和事業中的幾次重要轉折和飛躍,都是在這里完成的。

            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新山只隔著一道淺淺的海峽,青年郭鶴年在這里創辦了力克務公司。但其在獅城新加坡真正大手筆的商業之舞,應該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在馬來西亞獲得巨大成功后,他立即將商業基地轉移到新加坡。在這里,他投入巨資,揭開了后來被稱為“亞洲最大的酒店集團”——香格里拉酒店的蓋頭。

            當時,郭鶴年注意到旅游業將大有可為,而酒店業與旅游業息息相關。1971年,他在新加坡創建了第一間豪華酒店,取名“香格里拉”。極富浪漫色彩的名字,超一流的管理服務水平,使香格里拉酒店一鳴驚人,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客人,獲取了豐厚的利潤。

            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坐落于占地15英畝茂盛的植物園之中,位于新加坡最繁華的烏節商圈,信步可達烏節路休閑與購物區。這里是獨一無二的都市熱帶綠洲,繁華中獨享幽靜,新加坡的心臟——總統府就坐落在這條路上。有人說,正是這個特殊的地理位置,成就了“香格里拉”的輝煌。酒店建成后,連續多年被評為亞洲地區和世界上最豪華的酒店之一,新加坡“香格里拉”版本也因此被譽為香格里拉式優質服務的“發源地”和“孵化器”。

            像當年糖業商戰一樣,定位于高級酒店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一戰成名。郭鶴年趁熱打鐵,開始在新馬泰布局。漸漸地,“香格里拉”被認為是高級、奢華、與眾不同的象征。所以,在郭鶴年后來創辦的酒店中,只有最高檔次的五星級賓館才能命名為“香格里拉”。

            但鮮有人知的是,郭鶴年創辦的香格里拉酒店原本并不打算叫“香格里拉”。關于它的由來,著名華人傳記作家畢亞軍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講過一個有趣的段子。那是郭鶴年與新加坡經濟發展局正合資建設酒店期間。一天,一位法國朋友問他,你做酒店,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嗎?郭鶴年說自己已經想好,并且把想好的名字告訴了對方。這位朋友聽了他想出的名字以后,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笨蛋。郭鶴年聽了吞了一口氣,征求意見地問他:“假如你是我的話,你會取什么名字?”那位法國朋友想了想說:“香格里拉吧。”香格里拉的名稱來自詹姆士?希爾頓的小說《失落的地平線》里。郭鶴年發自內心地認為這個名字很好。于是,“香格里拉”這個全新的酒店品牌誕生了。

            在郭鶴年的悉心培植下,香格里拉酒店很快成為一個跨國性的酒店網絡,成為亞洲地區最大的豪華酒店集團,主要分布在中國大陸、香港、柬埔寨、印度、緬甸、菲律賓、卡塔爾和斯里蘭卡,被視為世界最佳的酒店管理集團,也是華人社會唯一得到世界頂級認同的酒店品牌。至此,繼“亞洲糖王”美譽之后,郭鶴年又贏得了“酒店大王”的殊榮。特別是2015年11月7日下午,全球矚目的“習馬會”在這里舉行,使“香格里拉”再次譽播世界。

            香格里拉,是靜臥在中國西藏群山中的“世外桃源”。這里群山環抱,遠離塵囂,美景如畫。在郭鶴年心中,他構建的“香格里拉”就是這樣一個幽雅的心靈居所,他希望這里能成為所有人心中的“世外桃源”。在這里,可以不受干擾地卸下所有負擔,盡享生活的靜謐與美好。就像他的低調處世原則一樣,不論他現在多么知名,他還是像隱士一樣希望不受外界名譽受累,執意把自己隱于媒體的聚焦之外。這一點,記者在新加坡尋訪時得到了進一步驗證。

            新加坡媒體人,幾乎很少有人面訪過郭鶴年。“想面訪郭鶴年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出席重大的商務活動,郭鶴年的身邊也鮮有記者。”一位新加坡的老報人告訴記者,他做記者20多年,只是遠遠地看過郭鶴年幾次。

            但這種低調,并不影響媒體對郭鶴年的贊評,反倒吸引了越來越多媒體的關注。據報道,僅近十年來,至少有數百篇關于郭鶴年的長篇報道被各路記者發表在報刊和網站上,幾乎每一篇都是滿滿的正能量。

            郭鶴年與新加坡淵源深厚。在許多獅城企業家心里,他就是新加坡人,而且還是獅城的商界領袖。他在這里開始創業,又在這里開啟了事業的華章。甚至可以說,他龐大的商業帝國就是在這里奠基的。數十年來,他直接參與了新加坡的社會變革和發展進步,是新加坡財富和智慧的化身。由于他的社會貢獻,新加坡政府曾頒獎給他,當地一家主流媒體更是把“新加坡著名企業家”的榮譽獎牌授給了他。

            

            郭鶴年是公益事業的積極倡導者

            心系祖籍國

            尋訪還在繼續。

            ——中國香港的一位財經記者打來電話說,郭鶴年先生這些年一直住在香港,他的集團總部就設在香港,他旗下的大部分資產都在這里,包括大量的豪宅、商場、酒店、辦公室等等。目前,他正全力開拓企業在中國大陸的版圖。

            ——中國北京的一位記者朋友發來短信說,郭鶴年應該在中國福建,那里是他的祖籍地。2015年10月,第八屆世界福建同鄉懇親大會在廈門舉行,郭老還親自出任了籌委會主任……

            的確,數十年來,不管在香港還是內地,人們會經常從電視和報端上,看到這位華裔商界老者在中國大地奔走的身影。

            郭鶴年是一個用行動說話的人。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在構建新加坡商業帝國夢的同時,他攜資進軍香港,將商業重心轉移到了“東方之珠”,隨后轉戰中國內地,一直到現在 ,始終初衷不改。

            在香港,他成立了嘉里貿易公司,從事期貨買賣,注冊資本4000萬港元,并在其下成立了貿易、房地產、金融服務等事業部門,在當地展開大規模的投資行動。進入八十年代末期,中國與英國針對香港1997年回歸問題爭持不下,使外資不敢放膽投資中國,當時香港投資氣氛十分低迷。但郭鶴年對香港回歸中國后的發展充滿了信心,此間將大筆資金投向了香港房地產業——先后與林紹良在尖沙咀東部地區興建了擁有720個房間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與黃廷方在尖東興建寫字樓;與中資的僑光置業合資發展杏花村;與華潤合資建港島香格里拉酒店。這種"人棄我取"的投資氣魄,令其在香港名聲大噪,成為名震香港的商界大佬。2014年9月,他以“香港富豪”的身份與李嘉誠等名流赴京,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親切接見,與中國最高領導人一起討論香港的未來發展。

            “郭鶴年是個可以影響香港經濟晴雨表的重量級人物。”一位對香港經濟頗有研究的中國學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郭鶴年說“我的心分成兩瓣,一瓣是愛我生長的國家馬來西亞,一瓣是愛我父母生長的家鄉中國。”

            對中國大陸,郭鶴年更是貢獻卓著。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后,郭鶴年積極與中國開展經貿合作,成為第一位投資中國大陸的馬來西亞企業家。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他開始了“香格里拉”在中國的全面布局。爾后,他又耗資5億美元在北京建造了國家貿易中心。八十年代末,他又將數以十億計巨資投向植物油加工、房地產開發等項目和產業。至今,他在中國的私人投資總額已達50億美元,項目遍布大江南北。

            郭鶴年對中國的貢獻,早在27年前就受到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高度贊譽,曾花40分鐘時間專門接見他。那是鄧小平代表中國政府的最后一次正式對外會見。那天,鄧公握著他的手,高興地拍照、交談,盛贊他為中國改革開放和城市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并說,“你和我一樣,都是引路人的角色”。這次談話,被收入隨后由中國官方出版的《鄧小平文選》中。

            歲月更替,精神永恒。在中國,郭鶴年受到許多人的崇敬。2012年12月12日,有著“中國經濟界奧斯卡”之稱的CCTV年度經濟人物頒獎盛典在北京舉行。當主持人宣布將“終身成就獎”頒給時年89歲的馬來西亞華商郭鶴年老人時,成思危、朱光耀、趙小蘭、楊元慶、馬云、梁穩根等中國政要、經濟界名流以及場內嘉賓紛紛起立,報以熱烈而持久的掌聲。

            當年在現場參與頒獎盛典實況報道的一位央視媒體人告訴記者,那天,當郭鶴年走上領獎臺,從時任中國政協副主席黃孟復手中接過“2012年經濟年度人物終身成就獎”獎杯時,臉上溢滿了微笑,一邊舉杯,一邊向黃主席和臺下的嘉賓們致意。他步履穩健、氣宇軒昂、神采飛揚,若不是主持人的介紹,很難有人相信,這是一位年近九旬的老者。

            記得20多年前,郭鶴年在接受香港《大公報》記者采訪時曾說:“我的心分成兩瓣,一瓣是愛我生長的國家馬來西亞,一瓣是愛我父母生長的家鄉中國。” 如今,94歲高齡的郭鶴年依然不忘這份責任與使命,為他的國家和祖籍國,奉獻著自己那顆拳拳赤子之心。

            郭鶴年住在大馬新山,郭鶴年住在獅城新加坡,郭鶴年住在中國香港,郭鶴年住在內地福建……從“馬來西亞首富”到“新加坡著名企業家”,從 “香港富豪”到著名華人企業家”……在尋訪郭鶴年的日子里,這些聽起來有板有眼、查起來真實有據的信息,曾一次次讓我們不知所措。但隨著尋訪的深入,我們的心很快就釋然了——他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為一位商界老者,他博大的心懷里,始終承載著厚重的社會責任,他的精明睿智、博愛慈善,已經沉淀為一種財富智慧和道德文化,滋養著這個社會的肌體,引領著我們奮進與思考。這些年,他的身份隨著事業履痕而不停的變換,他把自己的全部情感,都融入到了所投資的那一片片土地,他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心靈居所。他不僅是物質上的富豪,更是一座精神豐碑,深刻在我們每個人的心里。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